到底谁给她的勇气,让节目烂尾成这样......

来源:互联网 作者:189电影网整理 更新:2020-09-03

到底谁给她的勇气,让节目烂尾成这样...

上周的六公舞台,是在主持人的“这一个成团名额究竟花落谁家”的悬念里结束的。

(有种2小时节目白看了的感觉......)

留悬念就算了,

之后成团的投票规则也是无比复杂:

总决赛三场表演,现场观众投出1个成团名额;

线上投票6个表演,线上喜爱度最高的公演秀,所在的团获得1个成团名额;

两团决赛舞台秀,观众喜爱度总票数更高的团获得2个成团名额;

然后还要在往期表演中,产生2个成团名额;

个人榜里7位姐姐,浪花总数最多的冠军候选团,获得1个成团名额。

以上每个字都能看懂,但连在一起却根本不明白节目组到底什么意思,

就连在场的姐姐们也没搞清楚。

郑希怡就专门发了个微博吐槽:

现场没听懂,节目播出后,

还是没看懂。

投票规则复杂到让人看不懂,

让人忍不住怀疑:

这到底是节目有问题,

还是我理解能力有问题?

看个综艺,

怎么还被智商压制了呢?

弃了吧,

这样的综艺,

橘“高攀”不上.......

当我把弃看浪姐的决定,

告诉小伙伴时,

他们秒回

“你竟然现在才弃?

浪姐竟然还没成团?”

与此同时,

越来越多的网友们也正在放弃浪姐。

豆瓣上一位网友,

7月就发起了一个“有多少弃了浪姐”的投票

微博上,关于弃看浪姐的理由,

也是五花八门。

“初心不在了,不想看。”

“不尊重选手,不想看。”

“强行煽情,打算不看了。”

与此同时,

口碑也是断崖式下跌。

豆瓣评分上,

从开播8.2到如今7.6。

哎,无论姐姐们再怎么乘风破浪,

最终都浪不出国内综艺高开低走的宿命。

而赛制的不合理,

是让浪姐烂尾的首要原因。

谁能优先选歌,

全靠现场观众投票决定。

选择一公舞台歌曲时,

姐姐们都还没熟知比赛“套路”。

所以她们选歌时,

还是集中在歌曲本身。

张雨绮,

因为不相信自己的vocal能力(声乐展现力),

所以当得知自己会唱《推开世界的门》时,

就坚决要求换队。

同在一组的伊能静姐姐也是,

歌手出身,

自然更重vocal,轻dance,

所以一开始就选择了《beautiful love》。

后来看到同样以歌唱为主的《推开世界的门》没人选,

便主动申请换歌。

结果一公表现,

全是由现场观众决定去留。

这下,

姐姐们明白了,

自己能否“活”下来,

全由现场观众决定。

所以二公选曲时,

当听到《flow》,

不少姐姐都纷纷说,

“这个现场肯定炸。”

也出现了宁静团选了《flow》后,

张雨绮团的李斯丹妮还出面商量,

能不能换歌的一幕。

虽然,她们的理由是李斯更擅长rap,

但这不能不说是一种预兆,

预兆着姐姐们开始理解,

什么歌曲在舞台上更,讨,巧。

而三公选曲,

就彻底把“迎合观众”的生存技巧,

摆在了台面上。

伊能静,

明明不擅长跳舞,

可在自己选曲时,

标准也变成了:

“这个观众肯定喜欢”,

选择队伍时,

也毫不犹豫的选了舞蹈较多的《彩虹节拍》。

孟佳,

因为现场观众投票少,排名靠后,

不得不选歌剧类型的《花样年华》。

排练时,

也一心想要加入rap,现代舞,

让歌曲更动态一些。

甚至连音乐总监赵兆都看出了对观众的“一味迎合”,

当他看到孟佳队因为歌曲的选择,

整体士气低落时,

还尝试了一把“鸡汤鼓励”:

“我们要做的,

是一个重新定义30+女性的姐姐团,

这是你们和其他团最大的不同。”

“音乐是没有输赢的。”

下一秒,

就迎来了节目组的“人间真实”,

“音乐,没有输赢,

但比赛有。”

对比之下,

赵兆成了那个“天真到有点傻”的人。

可是,

橘到觉得,

他才说出了真相:

“只想劲歌热舞,又和其他女团有什么区别。”

也正是这个节目开播时的最大看点:

我们要用女团,来重新定义30+的女性。

要反思的,是节目组。

一开始,口号喊得震天响,

可执行起来呢?

比赛,

劲歌热舞,

观众投票,

和任何一档选修节目,

有什么区别?

想做一个差异化的女团,

就必定要有差异化的内容,

观众对于不熟悉的内容,

肯定一开始不会有那么高的接受度。

那这时,

评委就要担当起“保护者”的角色

为差异化内容保驾护航。

可在这个节目中呢,

评委的权力,仅仅就是点评几句。

所以当浪姐这个节目的真相逐渐暴露,

我们才发现,

《乘风破浪的姐姐》是披着30+年龄的外壳,

喊着重新定义女性的口号,

实际上,

就是随便“复制”了一档选秀节目。

白瞎了这么多优秀的小姐姐,

白费了他们这么多真情实感。

节目组,真的“不做人”。

“不做人”另一面,

则展现在了剪辑上。

不知道你们注意到最近几期没,

黄圣依,口碑竟然奇迹般的好转了。

好转,是从怜爱她开始的。

在第10期的加更版里,节目组会播放每个姐姐的过往作品。

播放到黄圣依的部分,

她扮演“海娃”的翻车片段,

也被放了进去,

而且时长还不短。

在其他姐姐的笑声里,

她的表情,格外尴尬。

而对于这种翻车场面,

她的回应就突显了高情商:

比昨天的自己更好一些,就好了。

随后,伊能静和宁静不约而同评价她:

是一个内心强大的人。

这一段,节目组完整的展现出来了,

所以会有观众心疼她的坚强。

而淘汰时的心里话里,

也能感受到她的好心态,

虽然不甘心,也承认了比赛的残酷。

“一公到现在,

真的没有赢过。

我也希望别人的认可,

但这就是比赛,

这就是人生”。

她怎么能甘心呢,

她那么热爱舞台。

《独上C楼》个人solo,

不知惊艳了多少人:

跳成这样,

可想而知,

背后付出了多少努力。

但她的努力,

在正式版里,往往都消失了。

只能在她微博里,或者舞台表演的一秒截图中捕捉到。

练舞努力到膝盖淤青,

手腕扎针,

在三公舞台表演之前,不愿别人看到她的伤病,

要特意在膝盖处贴块胶布。

橘子君独家福利!关注橘子娱乐 微 信 公 众 号 :(juziyule),快关注起来吧!

这和第一期正式片里那个

“要金晨递鞋还不说谢谢”,

“录节目期间要喝牛奶”的少奶奶形象,

也太不一样了。

说到这里,那就回顾一下,

前期她的形象吧。

先是第一期里“有没有人送牛奶”的经典名场面。

送奶前一秒,

金晨帮她递高跟鞋。

这下,

“兴风作浪”的姑奶奶形象,

算是坐实了。

之后就是潮水般骂声:

背后的真相呢,

是黄圣依全程穿着婚纱,

衣服本身就不透气,

加上录制时间过长,

(光剪出来的第一期就2个多小时了,

无法想象他们录了多久。)

最重要的是,

她那条裙子实在太大了,

大到在舞台表演的时候,

裙摆都是工作人员帮忙整理的。

基于这样的情况,

她才会要求送牛奶,

才会寻求其他姐姐帮助。

可是,

在正式版里,

这些都没有放出来。

橘也理解,这可能涉及到时长问题,

但这些可能会让观众误解的镜头出现时,

节目组就不能在画面上加一句情况说明或者解释吗?

这些,都是能办到的。

只是他们,不愿意去做。

也别说节目组事前不知道哪些镜头会被误解,

不然也不会在杜华点评选手时,

刻意在画面里加上

“以下仅为杜华老师个人观点”了。

这还只是开始。

“打断丁当”说话。

才是她真正的噩梦。

正式版里,

决定丁当成为队长,

只用了两秒。

结果组长丁当在分词时,

她不断插话表达自己意见,

之后的小组测试结束后,

她又反过头来劝插话的张雨绮别说话:

至此,

她的槽点基本可以分为,

“你怎么那么多意见?”

“自己插话最多,

却劝别人不要插话,

当观众瞎吗?”

可仔细看完整版和plus版本,

真实情况根本不是这样的。

当老师建议他们选一个组长时,

吴昕:

我们有组长了。

许飞立刻附和,

但她两同时指向的,

是张萌。

还有一幕,

就是实际上姐姐们推举丁当做的,

是音乐组长。

所以一开始他们选的组长是张萌,

后来在练习一段时间后,

加上刘芸和张雨绮的推举,

丁当才成了分管音乐的组长。

可能是因为在组长权责上没分配好,

也可能是录制时,

其他队员还以为组长是张萌,

才会产生插话丁当的场面。

而决定张萌是队长,

以及丁当只分管音乐的信息,

在节目组那里,

都“一剪没”了。

他们只剩下了,

张雨绮的聒噪,

刘芸的附和,

以及她的前后不一。

有时候,

不是因为恶意删减信息,

但为了树人设,

搞话题,

节目组也会故意在拍摄技术上搞事情。

有时,就是一个特写和近景,

就会造成对姐姐们的误解。

在第二次公演分组时,

镜头特意给了蓝盈莹和黄龄小声嘀咕的特写,

自己想选吴昕,

却鼓动队友黄玲说出来。

这下,她被扣上了”心机”的帽子。

接着,镜头特意放出了她劝说吴昕学贝斯的片段,

加上一旁黄龄强调学乐器很难,

对比之下,

又凸显了她的强人所难。

三是在选队时,

她和张含韵在饭桌上谈话,

镜头几乎怼脸拍。

怼脸拍,就会无形中强化蓝说话时的感情:

我不管别人,我就是要赢。

(橘不是说她说的这句话没问题哈,

只是节目组如果为了避免蓝被骂,

完全可以删除这句导致误解的话。)

再扣上一顶内涵郑希怡的帽子。

可是说,蓝成了“一心要赢”的人设的牺牲品。

可她真有那么坏吗?

她好胜心强,说话不谨慎,

所以有时难免得罪人,

甚至被别人曲解。

除此之外,

节目后期,我们还发现了她不少闪光点。

要求严格,

练舞时,

对所有人都会仔细抠每一个动作。

更重要的是,

在最后的打投阶段,

她主动在自己的粉丝群里劝说粉丝,

不要打投了。

试想,

如果真是一个为了赢,不择手段的心机女,

会在最后阶段,

劝说粉丝放弃支持自己出道吗?

最后,来谈谈这一期的导演,吴梦知吧。

作为《爸爸去哪儿》的词作者,

她的作品,

先后出现在《快乐男声》《我是歌手》《花儿与少年》的大热综艺里,

更是被称作“百万文案”。

可一个残酷的事实是,

文字创作力好,

不意味着用镜头讲故事的能力强。

作为浪姐导演的吴梦知,

明显,

是还需再修炼的。

我们希望看到30+的姐姐们,

不在乎年龄,

乘风破浪。

结果,

在第一期,

光是分个歌词,

就把艾瑞巴蒂组的每个人,

剪成了“兴风作浪的姑奶奶。”

最后还衍生了

#丁当太难了#的话题。

我们想看到一个公平,凭实力晋级的综艺,

结果,

先是有伤还站C位,

明明只是一个综艺,

却搞上粉圈打投那一套,

(那些没成团的姐姐,

是要再回去当练习生,

没有工作么?)

我们总说,

都是同类型的综艺,

比不上韩国,日本。

想一想,

到底哪些方面比不上呢?

原因无外乎:

不想着节目内容的创新,

赛制的惊喜,

只一心想在剪辑上搞事,

在成片里造人设

却忽视了那些作为“人”的复杂和温暖。

什么时候,

导演能意识到,

一部不垮的综艺,

赛制应该是创新的,

核心是温暖的,

传播的内容应该能鼓励到观众的;

剪辑出的,

应该是人与人相处时的善意,

是生活中那些温馨闪光的瞬间。

毕竟,

撕逼,谩骂,嫉妒

这些人性中的黑暗面,

在生活中,

已经见得足够多了。

最后一句

我倒要看看

浪姐

到底能浪出个什么团

橘子君独家福利!关注橘子娱乐 微 信 公 众 号 :(juziyule),快关注起来吧!

相关视频